超级牛散付小铜A股狂奔更上层楼 柳林酒业借壳中天能源困难重重

  A股市场有名的超级牛散付小铜,不再满足于牛散身份,他要更进一步,成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

  10月25日、26日晚间,已经被ST的中天能源(600856.SH)发布多份公告,核心内容就是,付小铜成为公司新的实际控制人。

  在A股市场,长袖善舞的付小铜由小散变成闻名市场的牛散,获利不菲。方大炭素、龙头肉食、利民股份等,都曾是付小铜的围猎对象。最闻名的一战,是投资金种子酒,他的收益率高达150%。

  在市场看来,付小铜入主ST中天,醉翁之意在于酒。

  柳林酒业,是付小铜最为倚重的优质资产。振兴陕西的“凤香型白酒”,也是付小铜多年的夙愿。

  付小铜的夙愿要想通过A股市场实现,困难重重。柳林酒业究竟有多优质,市场并不清楚。A股市场上,多家公司“买醉”未能如愿,大豪科技127亿元重组红星股份(红星二锅头等)事宜推进近一年,尚未迈过关键性一步。上市公司ST中天更是一团乱麻,不仅严重资不抵债,且存在退市风险。

  A股市场淘金路

  在A股市场上,牛散备受市场关注,付小铜被市场封为超级牛散,也属于一个传奇人物。

  今年48岁的付小铜,原本投身实业。即便是目前,其实际控制的资产,或者是任职的单位,多为实业。陕西黑龙沟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榆林市尚合矿业有限公、陕西诚森环保新能源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榆林黑龙沟金利能源有限公司等,这些与付小铜关联密切的公司,他不是担任董事长,就是执行董事、总经理。

  然而,投身实业的付小铜,并未影响其在资本市场驰骋。

  市场已经记不清付小铜是何时杀进资本市场、何时晋升为牛散,至少是近三年,付小铜传递市场深刻印象的是其彪悍风格。

  今年以来,辽宁方大集团投资数百亿参与海航集团航空业务重整而引发广泛关注。付小铜与方大系就有隐秘关联。

  方大系公司之一的方大炭素,是亚洲最大的碳素生产企业。2018年四季度,付小铜悄然出现在方大炭素第四大股东之位,持股比0.55%,持股市值约为1.65亿元。2019年一季度,其从前十大股东中消失。

  万隆光电是付小铜与方大系第二次发生交集。

  2020年三季度,付小铜通过二级市场增持,成为万隆光电第六大股东,持股比为2.58%。四季度,其进一步增持至3.41%,晋升至第三大股东。但在今年一二季度,付小铜接连减持,持股比降至1.59%,退至第四大股东。就在市场猜测付小铜会进一步减持并退出之时,剧情反转,付小铜大举加仓,并与公司新的实际控制人结成一致行动人。

  今年9月7日,万隆光电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之一许梦飞拟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1372万股股份转让给千泉科技、立安民投资、付小铜,转让数量分别为357万股、477万股和536万余股。同时,上市公司与雷骞国签订了《附生效条件的股份认购协议》,雷骞国包揽万隆光电定向发行的1876万股。此外,千泉科技、立安民投资、付小铜与雷骞国共同签署了表决权委托暨一致行动协议。系列事项完成后,雷骞国获得表决权比例超过30%,成为万隆光电新的实际控制人。

  神奇的是,此前一天,即9月6日,雷骞国辞任方大系公司之一方大特钢副董事长。2007年以来,雷骞国曾任辽宁方大集团副总裁、首席投资官和方大特钢副董事长。在加入方大集团前,雷骞国还曾任职证监会甘肃监管局等。

  打前站的付小铜与“突然现身”的雷骞国二人结盟,这中间隐藏着怎样的利益关系至今仍不明朗。

  去年三季度,付小铜突然现身利民股份,成为其第三大股东,四季度加仓,目前,其持股比例为3.55%。

  今年6月,付小铜在35个交易日内耗资5亿元举牌龙大肉食,获得5.08%股权。龙大肉食是四川达州帮实际控制的资本平台,付小铜的举牌一度引发猜想。不过,举牌之后,未见进一步动作,付小铜也表示无意谋取控制权。

  投资金种子酒,是付小铜目前获利最为丰厚的一次。

  2019年,付小铜及其一致行动人柳林酒业出资2.86亿元参与金种子酒定增,持股比例为7.71%。所持股权解除限售后,付小铜接连减持,今年9月底,持股比例下降至2.83%,持股市值3.40亿元。粗略估算,通过减持付小铜已经套现超过3.5亿元。至此,投资金种子酒,付小铜浮盈超4亿元,投资收益率超过150%。

  频繁出入上市公司前十大股东,付小铜博得了超级牛散之名。

  最近,付小铜酝酿了一个大动作,入主ST中天。

  醉翁之意在于酒

  从超级牛散到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付小铜完成了角色转换,似乎也意味着他的新的梦想开始起航。

  10月25日晚间,ST中天披露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中原信托与诚森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诚森集团”)签署了《表决权委托协议》,受让诚森集团11.17%股份,交易完成后,公司实控人将变更为付小铜。

  次日,在ST中天披露的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中明确,付小铜入主目的就是谋求上市公司控制权。

  公开资料显示,付小铜为金满汇投资创始人,控制诚森集团、尚合矿业、柳林酒业等10多家公司,涵盖能源、投资等业务。诚森集团持有陕西柳林酒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柳林酒业)100%股权、陕西诚森置业有限责任公司51%股权、陕西诚森环保新能源科技有限责任公司24%股权,付小铜持有诚森集团99.50%股权,为其实际控制人。

  备受关注的是柳林酒业,其是一家专业从事于白酒酿造的公司。公开信息称,柳林酒是陕西较为知名的凤香型白酒,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价值,柳林酒酿造传统,精选优质高粱、大麦、小麦、豌豆原粮酿造,是地道纯粮食酒。

  官网显示,柳林酒业的前身是成立于1974年的凤翔县柳林镇县办酒厂,2004年改制为民营企业柳林酒业,2018年由陕西秦煤集团收购改制。

  陕西付氏家族的掌门人为付宣亮,其养育有四子一女,付小铜是家中老三。去年6月,付小铜之兄付小东“截胡”重庆国资,成为北京科锐的实际控制人。

  入主柳林酒业,付小铜频出大手笔。其6.6亿元买下写字楼柳林大厦,50亿元建设产能三万吨基酒的柳林酒现代工业园区,预计基酒年生产能力3万吨,储存能力20万吨。今年9月,柳林酒业在北京设置营销中心,顺势推出了全国化战略产品“自己人”酒。

  因此,市场一致的猜测是,入主ST中天,付小铜醉翁之意在于酒,即推动柳林酒借壳上市。借助资本市场功能,提高融资能力,推动柳林酒全国市场拓展。

  然而,柳林酒借壳ST中天即便是真,也绝非易事。

  由于流动性危机,2019年以来,在付小铜入主之前,ST中天已经完成了两次易主。付小铜的前任是中原信托,其因为追债通过司法拍卖而成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

  如今的ST中天颇为糟糕。2018年以来,公司连续亏损,累计亏损48.48亿元。不仅仅是巨亏,公司已经严重资不抵债,截至今年9月底,其资产负债率达101.53%。

  要命的是,ST中天存在退市风险。2019年6月以来,公司重大风险持续爆发。最初,公司自查存在大额违规担保,2016年至2018年期间,公司违规为实际控制人等提供担保合计31.69亿元,截至2021年9月底,法院判决公司需承担的担保金额约为13.29亿元。随即,公司曝出,前期预付及拆借资金16.92亿多年难以收回。公司国内天然气销售业务基本停滞,国外石油天然气开采销售业务持续亏损,加拿大油气资产储备极度耗尽等。

  由于贷款逾期以及款项未支付等,公司旗下子公司等股权以及四十余个银行账户被冻结,诉讼缠身。

  2020年4月,因连续两年亏损,公司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10月20日晚间,ST中天公告称,收到证监会北京监管局对公司采取责令改正措施决定,公司存在财务报表列示不正确、应收债权减值准备计提不足、预计负债计提不足、合并范围不正确等问题,责令30日内改正。

  改正后,2020年末,公司净资产很可能由正转负,今年上半年净资产也为负,若2021年末继续为负,届时,公司将被终止上市。

  不仅仅是ST中天保住上市地位难度大,柳林酒业要想进入资本市场也不容易。

  去年以来,A股市场上,多家公司曾掀起一阵“买醉”潮,沾酒股价就大幅上涨,炒作之风明显。此外,红星二锅头借道大豪科技曲线上市,这一高达127亿元重组,推进已近一年。今年8月20日,证监会宣布中止审核,原因是本次重组聘请的律师事务所因其他法律服务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截至目前,尚未恢复审核。

  付小铜入主,股民狂欢,喊出了“柳林中天,一飞冲天”。

  付小铜及其柳林酒业能如愿吗? 【投稿、区域合作请私信或发3469887933#qq.com24小时内回复。】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